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作文题材大全!

红线

编辑:作文网 | 来源:鬼故事

洪玉婷一件件小心翼翼的收着阳台外晒的衣服一边慢条斯理的整理起来,夕阳的余辉映着她甜甜的微笑,心里想着即将到来的浪漫约会。墙上的钟在此时不合时宜的响起唤来还在幻想中洪玉婷的目光。

“呀!都六点钟了。”不知不觉过了这么久,约会时间是七点整:“得赶快准备晚饭啦。”洪玉婷哼着不成调的曲子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向厨房。

两年前,当李耀辉第一次踏进洪玉婷所在的公司时,洪玉婷就被他阳光帅气的相貌和狂傲风趣的谈吐所吸引。她抛弃女孩本应有的矜持一次次不气馁的告白,终于他答应了这次的约会,约会的地点就在楼下的花店门口,今天一定会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

隔壁房间不停的传来女人的哭喊声和呼救声,时不时还夹杂着凄惨的尖叫声,真是美妙的音乐!“碰!”“咚!”还有刺耳的碰撞声。

‘一定是那个男人又拿什么东西,狠狠的砸了那个拥有着美丽脸庞、魔鬼身材的女人。’洪玉婷心里想着手里没有停下切菜的手。

“做什么菜好呢?”洪玉婷轻声问着同在厨房的妈妈,当然妈妈没办法回答。

“古老肉、东坡肉再来个红烧排骨怎么样?希望他不会感觉油腻。”洪玉婷继续自顾自的说话给不能说话的妈妈听。手中不停的清洗着血淋淋的肉,还有什么肉能比上这块新鲜?偶尔搅拌一下旁边腌制的肉丝“来个什么汤呢?就炖个山药腿骨汤好了。”

洪玉婷哼着小曲乐滋滋的继续忙碌,期待即将到来的美好时刻……

“终于完成了。”洪玉婷一边解下围裙一边欣赏着自己努力的结果,虽然不怎么好看也可能不怎么好吃,不过这可是自己的一片心意啊,李耀辉肯定会欣然接受。看看墙上的钟还有二十分钟就到七点钟够自己好好装扮的啦!

她快步走进自己的卧室翻出衣柜里所有的衣服,哪一件好呢?最后洪玉婷挑了件黑色长裙,只有这件才能更好的掩饰自己二尺六的腰围再配上自己心爱的银色高跟鞋好使自己一米五八的个头看上去高一些,看着镜中的自己心里不由叹道:真是完美的组合,比平时看上去苗条许多。

再来是化妆,先用亮色拍在塌塌的鼻梁上使它看上去高挺一些,再小心翼翼的粘上长长的睫毛和双眼皮贴布……

终于,感动的时刻即将到来,她一阵风似的卷下楼梯,早早的等在花店门口。

“呦!这不是婷婷嘛!”花店里的那位成天嘻嘻哈哈的老板大婶,假意的大吃一惊:“太阳打西边出来啦!婷婷是不是要约会啊!”

花店大婶浑圆有力的讽刺声在洪玉婷的耳里变得尖锐,不过现在有事,等哪天没事时再和她把以前的‘帐’一次算清,要她后悔自己所说过的话。

大婶转回身继续照看店里的生意,对洪玉婷的不理睬不放在心上。在她脑海里这个女孩一直都是这样少言寡语的腼腆形象,惹得自己老是情不自禁地想逗她一下。

远处渐渐清晰地身影吸引了洪玉婷的目光,落山的太阳把最后一片余辉投在李耀辉的身上,把他本来就高大的影子拉的更加修长。这就是让洪玉婷一见倾心、日思夜想的男人,‘只是简单的一套白色运动服都让他穿的这么有气质’洪玉婷心里想着。

“哦!是洪玉婷呀!”李耀辉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就转进她身旁的花店里挑选了满满一大束玫瑰花然后站在洪玉婷身旁:“这么巧,你也在等人啊?”

李耀辉唇角勾起的浅浅的微笑让洪玉婷不由得脸红低下了头,轻声问道:“你在等肖晓吧。”但是她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李耀辉这才正式的上下打量洪玉婷:“你见到肖晓啦?她来过啦?”

“嗯!上午加班走的时候她告诉我下午七点在这里等你。”洪玉婷直视李耀辉的帅气的脸庞。

李耀辉的笑容在脸上僵住,冷冷的眼睛上下不停的打量洪玉婷,半响没有说话。

最后他谨慎的问道:“那下班的时候肖晓还说了别的什么没有?”

“有啊!”洪玉婷答道,这就是她等着李耀辉问的问题。

“她还说了什么?”李耀辉的目光没有从她脸上移开紧紧追问了一句。

“到我家聊吧,我家就在楼上。”洪玉婷发出邀请。

依旧是半响李耀辉没有说话。

“走吧,肖晓还说了许多话要我告诉你哦!”洪玉婷转身准备上楼,她猜想李耀辉一定会跟来。

“等一下!”李耀辉喊住洪玉婷上楼的步伐:“我先把玫瑰寄放在这旁边的一个朋友家里再过来,以免带到你家伯父、伯母误会,你等我一会。”说完他迈开长腿向街的另一边跑去。

“哎……我家里没有其他人……”洪玉婷的话还没说完李耀辉已跑的不见踪影。暗想:我就说嘛!他一定会答应的。

也不过十分钟左右李耀辉满头大汗的跑回来,一言不发的跟着洪玉婷的脚步上了楼。洪玉婷的家在四楼,房间就像这整栋楼其他住户一样的三室一厅显得很整洁。饭厅和厨房是用磨砂玻璃的推拉门隔开的,桌上摆满菜肴。站在客厅能隐隐约约的听到阳台旁边的卧室里不停的传出‘悉悉索索’的声音夹杂着女人嘶哑的呻吟、和断断续续不成句的哀求 声,不过李耀辉听不清楚。

‘这么久的时间那个女人也该闹的虚脱无力了’洪玉婷想。

“房间里还有其他人?”李耀辉只是随口问道,并在其他门打开的房间里转悠、打量。

“我爸爸和妈妈在一起!”洪玉婷简单利亮的回答。

李耀辉本想找些话题被洪玉婷的回答都堵了回去。

洪玉婷在饭桌边坐了下来微笑着向李耀辉招手:“来尝尝我的手艺!”

李耀辉这才停止打量走向饭厅,看着满桌的全荤宴还有不怎么好的菜色不由得有些反胃,但还是勉强坐了下来,本想问问要不要请伯父伯母一起用餐再想想还真有些不妥,于是直接问道:“现在你该说说肖晓要你转告我什么话了吧。”

洪玉婷好像没有回答的打算,夹了一块红烧肉在李耀辉的碗里:“先尝尝味道怎么样?”

李耀辉只是皱了一下眉头,思索了一会把肉放进嘴里勉强咽了下去:“现在你该说了吧。”

“味道怎么样?再来一块吧?”洪玉婷笑笑的又夹起一块要递过来。不过这次李耀辉露出坚定的神情,表示你再不说的话我就走了。

洪玉婷把肉放进李耀辉的碗里才悻悻的道:“肖晓让我转告你:她要走了,以后都不会回来,她爱上了别的男人所以没脸亲口告诉你……”

没等洪玉婷的话说完李耀辉甩掉手中的碗拍案而起,愤怒的咬着牙:“你不要在胡说八道啦!”

“是真的,我没有说谎!”洪玉婷吓一跳没想到他的反应这么大。

“你骗不了我!肖晓在你这里对不对!”李耀辉冲着她大吼道。

洪玉婷的脸色骤变:“你……你瞎说什么?……肖晓怎么会……”

“我们中午十一点钟一起下的班是吧!下午三点半左右接到从肖晓手机上发来约我下午见面的短信。而我再打过去的时候她却关机,至少从我认识她开始她白天从不关机,我当时认为她的手机可能是没电,打她家里的电话伯母告诉我她出去有一段时间了现在还没回家。伯母还告诉我肖晓是给你下喜帖去了,我一直都没放在心上按照短信上说的来约会,没想到碰到的是你而你决口不提肖晓来过这里下喜帖的事情。约会的地点又恰巧在你家楼下。肖晓的手机是不是在你那!你把肖晓藏在什么地方了!”李耀辉一字一句的说着时不时的恨得只想狠抽这个女人几巴掌。

“你没进来的时候就猜到了?”洪玉婷联想到李耀辉当时一定是假意说要寄放玫瑰花:“你去报警啦!”她显出极度的不安。

“对!要不了几分钟警察就会来到。告诉我肖晓在什么地方!”李耀辉毫不客气的拎起眼前这个矮胖女人的衣领。只是吓吓她而已自己并没有报警,因为只失踪四、五个小时警察是不会受理的,而且一切都只是李耀辉的猜测毫无根据,也有可能肖晓的手机没电、她碰上其他的什么事而顾得上来到洪玉婷的家、约会的地方在洪玉婷的楼下这些都是巧合。直到洪玉婷说出那些胡编乱造的谎言,李耀辉才敢肯定是她把肖晓藏在了什么地方,然后用肖晓的手机约自己出来。

“来就来吧!我谁都不怕!你和我才是天生一对!”洪玉婷失控的大吼。

“两年了,我不止一次的告诉你我有心爱的人,我也是因为肖晓才跳槽到你们公司的,难道你听不明白吗?”李耀辉的目光扫向厨房的那道磨砂玻璃门,隐隐能看到人的轮廓坐在那里,自己刚刚一一看过除了那间发出声响的卧室外其他的几间房都没有藏人的空间。如果洪玉婷把肖晓绑在了家里那么就只有厨房了。

“不要。”洪玉婷立改生气的表情换上哀怨的眼神,眼眶里含满晶莹的泪花:“是不是因为我很胖、很矮?这不是我的错,都是我妈妈的错!”说着眼中缓缓露出痛恨的目光:“都是她的错,我的胖还有矮都是遗传自她!都是她的错!都是她不好!……”洪玉婷越说越加激动激动地语无伦次:“每次我下定决心绝食减肥,她都从中阻挠!我的胖都是她害的!我要教训一下她,让她知道她的罪恶深重!肖晓竟然这个时候跑来给我送喜帖!她说她要和你结婚了!肖晓是故意的!她故意来讽刺我!来看我笑话!我要给她点颜色看看!让她知道……”

“够了!”李耀辉看着她激动的面目狰狞,越来越担心肖晓的安危:“你神经病!”

本来以为她只是心里有些不舒服只是想吓吓自己,现在看来她是心里极度的不平衡甚至心理扭曲!李耀辉快步的走向厨房,拉开玻璃门的一瞬间全身犹如电击!

那坐在碗池旁椅子上的,还能称得上是人吗!全身像曾沐浴过血池地狱的身躯,被细细的铁丝拧在椅子上,大片大片脱落的头皮明显是被硬生生撕下头发所致!只剩下一只没有削掉的乳房,清清楚楚的表明这是一名女性。仅仅只剩下的一条腿,还被掀开了所有的趾甲!肚子上血淋淋一片能看到她外露的肠子……

李耀辉一阵目眩,勉强站立的双腿不停的颤抖,微颤的下唇甚至不能合上。

“你刚刚吃的就是她的肉!怎么样?新鲜吧!”洪玉婷也挤进了厨房得意的介绍着,双手伸进那女人的腹部,一咬牙狠狠的扯出肠子。

不知是那女人还没死还是扯动了她的神经,她全身剧烈的抽动一下。

“来吧!让我和你用它上吊吧!”边说着边将整理出肠子的一端递到李耀辉面前:“我们死在一起,这样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

“啊!”李耀辉被递到眼前的肠子吓回了神:“你是神经病!肖晓呢?肖晓在哪!”

李耀辉几乎抓狂!谁能想象眼前这个病态的女人,会用什么办法折磨肖晓!那个被绑着的女人显然不是肖晓。如果这个死去的女人是洪玉婷的妈妈,那麽卧室里发出呻吟声的就是肖晓了!李耀辉简直不能原谅自己,竟然没有听出那嘶哑声音的主人就是肖晓!

李耀辉想立刻救出身在水火的爱人,双腿竟然不听使唤开始瘫软,意识也开始模糊……

“我在菜里下了大量的安眠药,本想和你享用完晚餐一起在睡眠中死去,不过没想到你好像不太喜欢。”

“别废话了,我要知道肖晓在什么地方!”李耀辉愤怒!但是愤怒是不能抵抗体内药物的,还好吃的不多药性还未完全发挥。

“好!我带你去看她。”洪玉婷笑嘻嘻的脸伸到李耀辉面前:“不过我又想到了一个好玩的点子,你等我一下。”她不慌不忙把水注满水壶放到已打着火的煤气上,水壶的外侧飘着带着滋滋声的水汽。

趁着洪玉婷忙活的时间李耀辉的手动作尽量小的伸进裤子口袋,悄悄拨通了他那位朋友——王建的手机号。手机是李耀辉事先调整到王建的号码才放入口袋的,本来为了以防万一自己和王建约好:如果李耀辉真的碰到了危险又无法求救的情况他就拨通王建的手机,如果李耀辉的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又不挂断的情况王建就会报警,并带着警察来到约会的那个地方。

李耀辉心里盘算着警察到达约会的这条街最快也需要五分钟,再加上警察又要从楼下调查洪玉婷的准确住址,再上楼的话最乐观的想法就是十五分钟!李耀辉要尽量坚持到警察的到来并确认肖晓的安全和位置。李耀辉瞟了一眼大厅墙上的时钟现在是七点二十七分!但是自己现在昏昏沉沉的状态才是重点,否则一个人自己应该能拯救她,怎样才能使自己保持清醒?

“走吧!我带你去看看那个小贱人!”洪玉婷当然知道李耀辉现在的状态,伸手把他的胳膊架在自己的后颈。李耀辉借力要起身但第一次的尝试失败,毕竟两人的身高差距还是很大,并且虽然李耀辉看上去瘦瘦高高没几斤重量其实不然。这次尝试的失败使李耀辉重重的摔在地上并且臀部传来钻心的刺痛!痛的他闷哼一声。

“你没事吧!都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好!”洪玉婷看见他坐的位置渐渐渗出血液,表情明显的紧张起来:“我来看看怎么了?”

洪玉婷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了解两人之间的差距,这次用力的将李耀辉拉起来比较成功,这才看到原来他摔倒的地方有些碗的碎片,伤口上还能看到露出皮肉外的碗碴,血顺着流淌出来把它染得血红。

“怎么办?你受伤了!这可怎么办?都是我的错!我也不想的……”洪玉婷的神色慌张嘴里不停的说着重复的话。

“怎么了?”李耀辉吃痛的问道。

洪玉婷仿佛猛然惊醒停止不停的叨念才回答:“是你摔碎的那个碗的碎片。”

“那你帮我叫救护车吧!”李耀辉一瘸一拐的走了两步扶着餐桌,心里暗想:真是不知该哭还是该笑,自己才刚刚想到疼痛能让自己清醒正愁哪来疼痛呢?现在也确实很清醒。

“对!叫救护车!叫救护车……”洪玉婷慌忙找出身上的手机开机再拨号,李耀辉清楚看到那就是肖晓手机不过现在也不是要手机的时候。

“您好!这里是急救中心,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手机的另一端传出接线员甜甜的声音,洪玉婷没有说话焦虑的表情渐渐缓和……

“您好!请问有什么我们能帮忙的吗?”半响接线员又重复了一遍。

“没有。”这时洪玉婷的口中才传出冷冷的声音:“我打错电话了。”手机从她的手中滑落跌在一旁。

李耀辉一直盯着她的表情变化并未做声,他知道这个时候的洪玉婷是不能受到任何刺激,正常人根本无法理解她的想法,根本无法想象后果。李耀辉现在要做的只有等待救援和确认肖晓的安全。

洪玉婷微笑着走来搀扶李耀辉并接带步慢慢走向阳台旁那间紧闭房门的卧室:“就像这样近距离的和你在一起只有我的梦里有过,真想就这样和你永远在一起。”她的头缓缓靠在李耀辉的肩头:“不过快了!只要我和你死在一起谁都没办法把我们分开。”

李耀辉听不进去她说的任何一个字,眼睛死死地盯着渐渐靠近的那扇紧紧关着的门,心中无法想象门里面的景象,只是在心中无数次的祈祷,也许这个女疯子只是把肖晓关在屋子里而已并没有对她做什么残忍的事。不过那‘悉悉索索’夹杂着女人嘶哑的呻吟、和断断续续不成句的哀求声不断冲击着他的大脑,他知道不会那么简单,也许里面已是惨不忍睹的场景……

清脆的一声开门声强拉回李耀辉的思绪,洪玉婷也好像故意一般停了一会转动门把的手。猛然用脚粗暴的将门踹开!

密不透风的窗帘下躺着的不正是李耀辉牵肠挂肚的肖晓吗?十几平方的屋子里充斥着他再熟悉不过的精子的味道,现在他只感觉这个味道恶心的令人作呕。洪玉婷毫无征兆松开的手使李耀辉无力的瘫坐在地,碗碴再次深深刺进伤口的疼痛也不能掩饰此刻他心里的冰凉。

被撕碎的衣服散落满屋,她静静地躺在那窗户玻璃碎片上毫无声息,屋里翻到的书柜乱扔的台灯还有残破不堪的暖瓶、电视机……怎能想象这些都是曾用在肖晓身上的刑具!肖晓的身上被青紫色不正常的肤色遍布,额头、背上、腿上一条条深可见骨的伤口,玻璃碎片扎进她每一寸接触地面的肌肤……

洪玉婷轻步走进去冷眼看着倒在肖晓身旁还在抽颤、口吐白沫的高壮男人,他不停抽动的双腿暴出公路地图般的青筋脉络。

李耀辉几乎崩溃他没有功夫再去等什么警察,他要叫救护车!肖晓也许还有救!无论怎样也要先救肖晓!他掏出手机慌忙拨打急救电话,手在颤,嘟嘟两声后是接线员甜甜的声音:“您好……”

不过李耀辉更没工夫听她废话直接大吼:“快来救护车!鲁日街洪福楼二栋四楼……”他手中的手机被不知什么时候扑过来的洪玉婷打落并被她踢到角落。李耀辉只是瞪她一眼,想起身才发现可能因为失血过多整条左腿麻痹,只能吃力的向角落的手机爬去,虽然知道结果是徒劳也不甘愿就此放弃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

洪玉婷没有想到他竟如此不自量力还想拿回手机,匆忙抓起一旁的剪子直接扎在李耀辉用来前行的左手上,鲜红色刺激了她的大脑她咬着牙用力的向下转动剪子的手柄,红色血丝爬上她的眼球。直到李耀辉疼的闷哼一声她才回神般吓了一跳,连忙扔掉手中的剪子,慌乱的擦掉手上的血液,跌坐在一旁。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会伤害你呢?”她匆匆爬到李耀辉身旁拿起他受伤的手仔细端详:“痛不痛?都是我的错,你也真是的,着什么急呀?那个贱女人还没有死!死的是我弟弟!”

李耀辉只感到自己恨得牙痒痒:“那个男人是你弟弟!”扫眼间看到墙上的时钟,现在是七点四十分!已经过了十三分钟,看来自己硬来是没有办法了,只有再撑几分钟等待警察的到来。肖晓你一定能挺得住……

“看来是我给他吃的药太多,他玩的过于兴奋了……”洪玉婷垂下眼睑目光失落:“他生下来就是白痴,没多久爸爸扔下我们和别的女人跑了,反正妈妈不在了、我也快要和你一起死了留下他一个人怪可怜的,不过他过了半辈……一辈子没见过女人多可悲……”

李耀辉无法抑制心中的怒火抬起右手狠狠的扇在眼前这张丑恶的脸上,这一巴掌的威力可不小,洪玉婷只觉得眼冒金星脸上火辣辣的疼,半天不能复元。

“你……”顿了顿洪玉婷面目狰狞、目露凶光的瞪着李耀辉……

李耀辉不想理睬她瞟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已经过了十五分钟,警察差不多已经到了如果这个时候洪玉婷杀了他,他也无怨无悔只希望洪玉婷杀自己的时间能够长一些,足够警察到来并且成功营救肖晓……

厨房里此时传来水壶的警报声,在这种声音里洪玉婷的表情渐渐平复:“水烧开了?”她走进厨房前对李耀辉诡异一笑。

开水?李耀辉无法想象那个疯女人要干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她绝不是饿了想吃泡面。她要想对付自己还好一些,如果她要对付肖晓怎么办?李耀辉摸了摸口袋中自己临时带来的防身武器,不想伤害洪玉婷,如果她不再做出过分的事情李耀辉真的不想伤害她。

“开水来了……”洪玉婷提高一个音节说道并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到李耀辉身旁:“你猜我要干什么?”没等李耀辉的回答接着继续道:“那个贱女人告诉我她怀了你的孩子。”她嬉笑的眼神紧盯着李耀辉,好像是在等待他的确认。

“没有!她没有怀孕。”李耀辉肯定的回答,他害怕洪玉婷会伤害胎儿。

“那就奇怪了,我知道她怀孕了,那怀的是谁的孩子呢?连你都不知道?”洪玉婷假装思考的表情:“我就说嘛!她怀的肯定是个野种!我来帮你把他除掉……好吧?”洪玉婷的声音低沉,声音小的李耀辉只能勉强听清楚。

“我把这壶水灌进她的肚子里,保准孩子就没了……呵呵”洪玉婷依旧声音低沉,好像怕别人偷听似的转身欲走。

“洪玉婷!你听我说。”李耀辉一改粗暴的口吻温柔的叫住洪玉婷,他明白洪玉婷一定会干出她说的事情,如果那样的话就意味着肖晓必死无疑!现在他要尽可能的拖延时间:“婷婷,我和你就要永远在一起了还管别人干什么?有时间的话不如你和我一起想一想我们要怎么死才能更舒服。好吧?来!坐到我身边来!”他尽量使表情显得平和。

“真的?你终于想通了?明白我和你才是真正适合的一对?”对于李耀辉突然一百八十度的转变洪玉婷没有怀疑只有惊喜。

“对!你才是我要找的心中爱人,经过这么多的事情我体会到了你对我的真爱。来!到我的身边来!让我们永远在一起好吗?”

“嗯!嗯!”洪玉婷喜极而泣慌忙的回答李耀辉的问话,向他张开的怀抱走去,两只手紧张的不知怎么摆放才好,这时洪玉婷才又重新注意到手中的水壶。

“不行!”她的表情变的阴沉:“那个贱女人竟然到处散播谣言,说那个野种是你的孩子!我不能原谅她也不能让她毁了你的名声!我这就去解决你的困扰这样才能和你安心死去!”

“婷婷!婷婷!”李耀辉的声音再也拽不回洪玉婷的脚步,现在没有犹豫的时间!李耀辉必须下定决心阻止她了,即使是伤害她!

李耀辉的右手抽出口袋里的几个小玻璃瓶子,不遗余力的一一扔向快要进卧室的洪玉婷。小小的玻璃瓶子跌落在她脚边碎开、有的直接摔在她手中的壶上裂开、还有些因为碰撞墙面迸溅开来。里面的液体渐在洪玉婷的身上开始带着‘滋滋’声腐蚀、灼烧,散发刺鼻难闻的味道,灼烧的痛苦令她倒在地上哀号、翻滚并用指甲抓来回挠痛苦的伤口。

这就是李耀辉临时带来的防身武器——浓硫酸,他没有想过真的要用到,也真的不想伤害谁,只是心中不安就偷偷从王建的店里带出来的。即使他和洪玉婷离得有一段距离也被她身上正在灼烧的硫酸呛得直流眼泪。

“快去冲水!快些!用水把硫酸冲掉!”李耀辉冲她大吼!并吃力的想站起来帮助她。他即使是对洪玉婷恨之入骨也没有想过要伤害她,只是想拖延时间……

警察的到来挽回一切,充满药水味的医院这时让李耀辉倍感亲切,每一位医生、护士现在在他眼中都美丽无比!她们整整抢救肖晓三十多个钟头、两次成功的手术才把肖晓从鬼门关拽了回来,虽然医生宣布孩子没有任何生还的希望。李耀辉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他一定会再次拥有他和肖晓的爱情结晶。

洪玉婷的双手、背部、双脚中度烧伤,经过手术现在基本已经康复,由于她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被关在了精神病院。

李耀辉因为携带危险物品、伤害他人(因为有情可原)被判监禁三个月,但这并不妨碍他把警察、护士、医生都列为世界上最可爱的人。

推荐阅读:
上一篇:白衣巷 下一篇:暗示
看过《红线》的同学还看了: